肥宅咕咕水

白日安
每天都要说一百八十遍我是文手不是画手

【灰月&一寸灰】月华

已经过了21天了。

灰月这么想着,把玩着手中的短刃,距离众人与君莫笑在流离之地的那一役已经过去了21天。距离那个叫一寸灰的鬼剑士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也已过去了21天。

21天,足够养成一个习惯了。

但是他还能习惯什么呢?

他早已习惯自己如曾经的主人一般不被寄予希望,习惯于自己的渺小。

生而为一个刺客,他却从未是团队中最冷冽的尖刀。为队友挡子弹也好,补位也好,这些他都心甘情愿。他舍弃自己的命换取冲向荣耀巅峰的那一击,但他所渴望的只不过是一个肯定的眼神或是一个默契的击掌。然而最后,他只是目睹自己的未来寸寸燃尽只余一把尚有余温的灰,然后踏着一寸烬焰,在灰蒙的月色下涅槃。

于是便有了那条通往破晓天光的路。

想到这里,灰月忍不住偏头往那个方向望去,一身黑衣的鬼剑士坐在树下望着远处夕阳余晖下建筑的轮廓不知在想些什么,嘴角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于一寸灰一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他与他十分相似却不尽相同。他太过于卑微晦暗,因此仰慕着那个如晨曦一般代表着新生的存在。

“灰月!”或许是视线太过直白,一寸灰回头,笑意盈盈地向他打了个招呼。明媚的笑容在暖黄的光辉下显得干净又温暖。

“嗯。”灰月应了一声,看着他的笑容愣了神,旋即习惯性的往上拉了拉遮面的围巾。都说卡随主人,但灰月和一寸灰的性格似乎完全相反。相较于他,一寸灰的性子多了几分阳光洒脱。他很温柔,却从不甘示弱。

或许就凭这一点,他就胜过那个毫无存在感的我太多了吧。灰月心想,在斑驳的树影下给一寸灰腾出了一点位置。两人并肩席地而坐,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出声。灰月盯着天边灿烂的晚霞出了神。

“对不起。”良久,一寸灰打破了这长到令人窒息的沉默。“灰月,我……”对上灰月有些错愕的眼神,他张了张嘴,似乎不知如何再开口。

“没关系的。”灰月整理了一下情绪。“你没有错。”

灰月自然明白一寸灰所言何指,但在一寸灰说出这三个字时,他的心还是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适者生存,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更何况在他身上承载的不过是操纵者的一身疮痍满目痛楚。他很清楚是自己限制了主人的发展,他也知道自己的消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新生。他相信他的主人,确切来讲,曾经的操纵者,会有光辉的岁月和明艳的未来。他没有拒绝这一切的理由。看着渐渐西沉的落日,灰月突然释然了。

已经过了21天了。

21天足够养成一个习惯,足够让他的主人习惯崭新的生活,足够让他自己习惯最后的结局。

只不过啊……

一切逐渐变得遥远,意识渐渐模糊,灰月看到一寸灰起身,郑重的向他承诺了些什么,声音虚无缥缈听不真切,但有四个字切切实实的落在他的耳边。

“交给我吧。”

周遭的一切一点一点被黑暗吞没,视线中残留的是他的影子

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果然有些不甘心啊。

当天边最后的日光消失殆尽,一轮明月悄然升起。

皎皎月华温柔的笼罩着那一寸朦胧的灰。

-Fin-

有点灰月单箭头一寸灰

写的非常意识流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