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咕咕水

白日安
每天都要说一百八十遍我是文手不是画手

【国家队/多CP】夜谈会(番外)中

说好的番外来啦,正文请戳 夜谈会,前文请戳 


又名《苏沐秋教你如何吓人》


本章CP双花/伞修/昊翔


高亮:本章有一个鬼故事,两个鬼故事,三个鬼故事。鬼故事有参考网络


可能ooc注意


中、

“故事发生在一栋高层建筑里。”就着微微摇曳的烛光,孙翔直接开始了讲述。

“深夜,一个住在14层的女孩准备回家,当她进入大楼时却发现电梯坏了。她看着楼梯有些害怕,就打了个电话让她妈妈下来接她。不一会儿她妈妈就下来了,两人一起走上了楼。然而当他们走到13楼的时候,女孩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起了电话,传出她妈妈的声音:‘我下楼了,你在哪儿啊?’”

“女孩有些害怕,她不敢看旁边的‘人’问妈妈她在哪儿。”

“她‘妈妈’说……”

“我在你身后。”

孙翔耳边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他脸色大变,猛的一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突如其来的恐惧感惊的他整个人都窜了起来,烛光被激的摇动了几下险些细节。

“孙翔你搞什么鬼?讲个故事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唐昊有些不满道。孙翔这一动,身旁的他作为直接受害者险些被孙翔带倒。

“我……我……我身后有人在对我说话……”孙翔深吸几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声音却还是抖的。

“哪有什么人?孙翔你眼花了吧……”说到最后李轩的声音却渐渐小了下去。他突然想起在他们刚来苏黎世的那个晚上,方锐讲故事时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尽管他一直把那只手当作是黄少天的恶作剧,但想起那晚喻文州严肃的神色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说李轩啊,孙翔傻了,你不会也吓傻了吧。”黄少天开口,“诶我说孙翔啊你故事讲完了没啊,这百物语还继续玩吗玩吗玩吗?”

“我真的听到了!”孙翔还在纠结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

那头说的火热,这头叶修悄悄招了招手,轻声对前来的苏沐秋说:“你可别玩过了啊,破坏我们队内和谐啊。嘿我说你不会每个人都要吓一遍吧。”

“你猜啊。”苏沐秋笑笑,又隐去了身形。

叶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头苏沐橙注意到了他这里的交谈,早早催促孙翔吹熄了第一根蜡烛。

第二个讲故事的是唐昊,少了一根蜡烛,屋内的光线黯淡了些许。唐昊看了一眼身旁左右张望紧张的不行的孙翔 轻笑了一声,开了口。

“那是我还在百花时候经历的。”

听到百花两个字时,孙哲平明显感觉身旁的张佳乐抖了一下。他知道张佳乐有多怕鬼——绝不是装出来的。第三赛季的时候队里可没少玩这游戏,每次张佳乐不是吓得往门口挪就是往他这里扑,自己还常调笑他那么怕鬼还热衷于玩这种游戏。后者也不恼,只是看着他笑。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队里还有没有玩过这游戏。他瞥了一眼旁边的人,干脆把他扯到了怀里。

“那天晚上我有事出去,卡着门禁时间回到了俱乐部。”那头的唐昊继续说着,“宿舍在三楼,我上楼的过程中却突然觉得楼梯长了很多。当我站在三楼的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发现走廊的尽头好像有个影子。”

“我当时也没多想,只当自己困了有些幻觉。但在我准备开门的时候,那个影子却靠近了很多。”

“我吓了一跳,赶忙进屋回身把门锁上,下一秒,我便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拍门声,大概持续了十多秒,然后就消失了。”

“第二天我起来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大概真的只是灵异事件吧。”唐昊说完,毫不犹豫的吹熄了蜡烛。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有人抬起头向四周张望着,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就说羊习习你是太紧张了幻听了嘛,房间里哪儿还有什么。”方锐说。

孙翔没有回答他,只是神色缓和了很多。

“那么下一个是谁?”苏沐橙的号码牌是七号,她便担当起了主持人的工作,看到肖时钦扬了扬手里的号码牌,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是我听说的一个故事。”

“据说在一个地方有一个湖泊,一年夏天有三个女学生溺死在了那里。当地人自发组织去打捞尸体。但奇怪的是那个谙熟水性的人却也不知所踪。最后他们用渔网打捞上来四具尸体。其中三个便是溺死的女学生。那个下湖打捞的当地人就是第四具尸体。但他的腿上,腰上都被另外三具尸体紧紧抱着。”

“那个当地人下水时离她们的死亡已经过去七个小时。按理说她们早就死了,那她们怎么会抱住那个当地人呢?”

肖时钦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疑问句结束了他的故事。正准备吹蜡烛时却感觉有一个东西搭在了他的腿上。他低头迅速探手一抓只觉触感冰凉,下一秒那感觉便不复存在。

“我去,好险。”苏沐秋拍了拍胸口,“差一点就被发现了啊……”

那头虽然只有瞬间的交锋,但肖时钦还是清楚的感觉到搭在他腿上的东西是一只手。他看了看表情迥异的众人,很快排除了是他人恶作剧的想法。

是谁?

肖时钦皱起了眉。

TBC

下章就真的全部完结了

评论(11)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