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咕咕水

白日安
每天都要说一百八十遍我是文手不是画手

【喻黄】酸甜

好吧我发现我是真的写不来谈恋爱(。

发出来掉粉系列

学生设定。ooc 注意

七夕节快乐
-------------

如果有人问你,你的初吻是什么味道的,你会怎么回答?
有人会带着甜蜜的笑容去细细回忆,有人会诚实的告诉你他忘了或是根本没有味道,还有人说不定会举起火把说滚老子单身至今再问便要按耐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当然,如果你去问实验班的黄少天同学这个问题,说不定你会看到这位平时口若悬河的副班长难得羞红了脸,别过头去一语不发的样子。
而这一切都要追溯到那个有些闷热的六月的午后。
“诶我说这学校抽的什么风啊……实验班就要来工程实训吗…还学什么数控机床又不是职校…热死我了……”趁着老师放视频的间隙,黄少天枕着胳膊小声抱怨。郑轩仗着他身前宋晓的身高优势懒洋洋的趴在桌上,一旁的徐景熙盯着桌肚里手游的界面神游天外。郑轩微微抬头,戳了戳黄少天的背。“压力山大啊……黄少你别抱怨了……听你说话我都觉得热……”
“嘿我说话关你热什么事啊。”黄少天一秒回神。或许是他转头的幅度实在大了些,前头的老师都注意到了这一小块的骚动,郑轩连忙坐直了身子
疯狂用眼神示意黄少天。徐景熙手忙脚乱收起手机。宋晓扯了扯黄少天的袖子。待他转回头来,荧幕上的视频正好播放到了尽头。
“接下来我抽人来回答问题。”讲台上,老师翻阅着座位表,“黄少天,我们接下来要用的软件模拟的是哪种机床的操作?”
完蛋,黄少天心想,用他生平最慢的速度站起身来,在一连串嗯啊哦宛若隔壁班周泽楷附体后,他突然感到有什么硬物碰到了他搭在桌上的手。低头一看,是一本他再熟悉不过的笔记本,上面端端正正的写了两个字。
“铳铳铳铳铳……铳床,铳床。”黄少天看着笔记本慌忙说。
“程序执行前应该把光标放到哪儿?”那头老师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一只好看的手执笔又写了几个字,黄少天念了出来:“程序最开始处。”
“坐下吧。”老师终于放过了他,又开始讲一些编程的注意事项。黄少天如获大赦,忙不迭滴的坐回位置上。他趁着老师回头的功夫捅了捅身旁的人,低声说:“文州文州,救人一命啊,太感谢了。”
“好好听课。”喻文州轻声回他,“下次再被点名我可救不了你了哦。”
黄少天笑嘻嘻的回他一个好。
话虽这么说,但在这样燥热的天气下他也实在是难以集中注意力去听讲台上的人到底在说些什么。黄少天伸手,拢住一小片被阳光浸染映射在桌上的斑驳树影,看着那些金色的光点在他的手上跃动。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了那双眼,桃花眼尾微微上挑,笑起来眸光流转,像是糅进了最璀璨的漫天星辰。若是小姑娘看到,估计得当场苏的背过气儿去。
可惜这个班里大概不会有“小姑娘”能看的到。黄少天轻笑几声,鬼使神差的偏过头去看喻文州的侧脸,视线寸寸描摹过他的眉眼。兴许是那目光太过直白,喻文州停下笔,别过头看着他,比了个口型。
有什么事吗?
此时四目相对,方才在脑内描绘过的眼眸正直直盯着自己。黄少天胡乱否认了几句,便鸵鸟似的将头埋在胳臂里不再去看旁边的人。不用猜,他知道自己的脸此时一定红透了。
该死的暗恋。黄少天闷闷的想。
时至夏天,外头已经有了些许聒噪的蝉鸣。喻文州看着身旁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家伙,揉了揉那头有些蓬松的金发,眼底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你说他俩到底什么时候捅破窗户纸。”在后头将一切尽收眼底的郑轩习以为常的问。
“当他们意识到我们还在旁边的时候。”专注于手游的徐景熙习以为常的答。
不知过了多久,老师说是要调试机房电脑便离开了教室,登时整个屋子里人声鼎沸。黄少天也终于抬起头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又和宋晓几人打打闹闹。嘻笑间李远晃了晃手中的东西问他“黄少,山楂片吃吗?”
“我去,你哪里来的啊。”黄少天眼前一亮伸手就要拿,李远仗着座位优势整个人往后倒,黄少天伸长了手却怎么也差了一点。“李远能耐了啊居然敢调戏本副班长!周末pkpkpk!”
“小卢给的啦!”伴随着喻文州的一声“少天,也给我一个。”的背景音,黄少天终于拿到了山楂片。他看着包装袋里所剩无几的内容,估测了一下大概也有个两三片,便看也不看直接叼了一片在嘴里。
“黄少……这里面只剩一片了……班长还要呢……”看着他的动作,李远神情复杂的提醒。
“呜呜呜呜呜呜??(你怎么不早说?)”黄少天嘴边还有半片山楂,含糊不清的吐槽。看这架势李远忙推锅给徐景熙说都是他吃的,后者回他一句胡说八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远信不信下次组网游放生你。
“班长,文州,怎么办。”黄少天不去看李远和徐景熙的打闹,回头看着喻文州,用眼神传达如上信息。
“那就没办法了啊。”喻文州看懂了他的想法,回了他一句。在郑轩和宋晓震惊的注视下,凑上前去咬住了那一点山楂片,而后直接吻了上去。
那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单纯的双唇相贴,一触即分。喻文州靠上去,在黄少天的耳畔轻声说了些什么。
他说少天,你喜欢我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他的嘴里还留有山楂的味道,酸酸甜甜的就像哪些过往的生活,那些手机里偷偷拍下当做屏保的照片,珍藏的每一条晚安短信,被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的心绪,辗转难眠之际脑海里的那个身影。那些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感最终被那一吻诱发,如同旧约圣经里的滔天洪水将他淹没。
喻文州看着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般在座位上一言不发满脸通红的黄少天,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颊。
“看来我已经得到我的答案了。”
“……压力山大……他们已经到旁若无人了的境界了吗……黄少都不说话了……”郑轩捂眼别过头去。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徐景熙满脸痛心疾首。
至于周末网游里这两人被黄少天按在竞技场摩擦,后头还有一个术士笑咪咪的放死亡之门,这些都是后话了。
很久之后,在毕业典礼上,黄少天突然又想起了自己曾经被问过的那个问题。回忆起那个躁动的午后,他看着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才反应过来。
“我去,文州原来你早看出来我喜欢你了,那你还吊我这么久!”
“我也在确认自己的心意啊。”喻文州帮他顺毛,“而且,少天的反应,很可爱。”
“……喻文州,我宣布我们分手五分钟。”
回答他的是一个吻。
天边的夕阳染红了层叠的云,辽远蝉鸣透过时光在耳畔回响,一如那个夏天的午后,口中酸甜的回味,是他们最好的青涩年华。
END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