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咕咕水

白日安
每天都要说一百八十遍我是文手不是画手

苏沐秋

一节语文课,讲到鲁迅为白莽作的那段序言。听着课只记得老师的一句:“多年轻的一个少年,早上出门时还好好的,就再也没有回来。”或许她的原话并不是这么简单,具体的细节我已不能完全复述并加以润色。但在听了那句话,感伤之余,我的脑中总浮现着一副场景,那定当是他还活着的时候。外头下着大雨,苏沐秋把唯一一把好伞留给了妹妹和叶修,自己则带着一身水汽推开家门。他草草换上一身干爽衣装便又坐在电脑前忙活开来,刘海湿哒哒还在的往下淌着水。苏沐橙把一块毛巾递给他,嘴里嘟哝着为什么不买一把新伞,苏沐秋腾出一只手胡乱擦了擦头发,嘴上回着没钱啦没时间啦,另一只搭在键盘上手动作不停。末了他还要再加一句,只要你不淋到雨就好啦。

总想把苏沐秋比做光,但又觉得这样的形容太过片面。他温暖,耀眼,强大。

也转瞬即逝。

斯人已去,泉泥销骨。又是一岁秋至,南山新雨微凉。青石洇染生死别,孤坟无处话凄凉……

苏沐秋,我不要你活在叶修的荣耀里,我要你活着。

生日快乐,你的荣光永存。

(词参考: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苏轼)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