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咕咕水

白日安
每天都要说一百八十遍我是文手不是画手

【国家队】荣耀大陆游记(三)

前文走空白丶站内总目录或者戳tag

一个国家队组团去荣耀里玩的小故事

主CP伞修,本章有双花/那么一点点心脏友情向

可能ooc注意

------------------------

(三)

千波湖的夜很冷。

百花缭乱踏着乱石的边缘轻巧的前进,天还没亮,天边悬着一轮弯月。清冷月光透过层层枝叶只是投下几点斑驳的光,除此之外他的四周尽是无边的黑暗。百花缭乱听着远处若有若无的浪声,凭着记忆前进。不知过了多久,他来到了小岛的边缘。

他在嶙峋的石块上择了一块地坐下。正值黎明时分,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月色已不复先前的明亮,带上了些许苟延残喘的意味。

“躲躲藏藏可不是你的风格啊。”百花缭乱突然开口。伴随着枝叶被劈开的声音,一个扛着重剑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你不去陪张佳乐,来这里干什么?”那人发话。

百花缭乱没有回答,只是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落花狼籍也毫不客气,直接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怎么有心思来这里?”他问。

“你不是也来了?”百花缭乱反问。“是为了孙哲平?”

“是为了你。”

百花缭乱没有回答。他闭上眼,向着远方的某个方向伸手拢住一缕虚无,像是拢住了西部荒野狂躁而热烈的风。

“我突然觉得,当年的那个传送阵可真不靠谱啊。本来是要回百花谷,却莫名其妙把我们送到了这里。”他自顾自的说着,开口却换了一个话题。“那时候我还以为是谁看我们不顺眼改了传送阵,趁着天没亮想绑架我呢。”

“不过这绑匪还挺懂我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传闻中千波湖最美丽的景色。不得不说,他的绑架很成功。”

“但是他把我绑走了,却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

远处第一缕金色光辉撕裂了青黑色的苍穹,在那之后百花缭乱来过这里很多次,有时是在夏休期和前来度假的其他账号卡们一起,更多的时候却是孤身一人。这份景致无论看过多少次都是一如初见时的华丽壮美,但落在他眼中总觉寡淡。直到这遭他听了消息鬼使神差般去求再睡一夏把孙哲平接回来,还和张佳乐一起声讨了那人的不告而别。他这才明白,所谓寡淡不过是没了那人的陪伴罢了。

那一抹金色逐渐亮了起来,破晓天光挣扎着冲破黑暗的桎梏变得愈发耀眼。后方树丛似是有些许不寻常的声响,落花狼籍置若罔闻,他看着百花缭乱的侧脸,开口却是罕见的犹豫。

“我……”

“不要走。”百花缭乱轻声打断他。

“不要走。”

既然你回来了,就不要再离开我。

总有些记忆是不会受主人更迭的影响而消失的。

百花缭乱想起那个赛季,伴随着孙哲平的离开还有落花狼籍的不告而别。他真的很害怕落花狼籍会像一叶之秋身旁的神枪手一样陷入长久的沉睡,但百花缭乱只能隔着屏幕无力地看着张佳乐熬的通红的眼,然后和他一起背负起百花的全部,在黎明前最令人绝望的黑暗中踽踽独行。

百花缭乱的声音很轻很轻,落在落花狼籍的耳边却如同惊雷乍起,接踵而至的是心口铺天盖地的疼。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再睡一夏拒绝了同行的邀请只是把孙哲平和他找了过来。他曾问过原因,得到的答复却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

我不是你。

落花狼籍一把将身前人扯进了自己的怀里,百花缭乱伸出手慢慢回抱住他,感受着真实的触感,突然红了眼眶。

张佳乐和孙哲平就站在他们身后,但谁都没有说话。孙哲平大清老早被张佳乐拉起来说要带着百花缭乱一起去看日出,到了他房间门口却发现上面贴着一张说明自己去意的便条。张佳乐并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但他总觉得脑海中有零碎的,并不属于他的记忆在指引他像那个方向走。当他剥开层层树丛的一刹那,他看到了天边最耀眼的晨光。

还有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天空终于彻底亮了起来。初秋的朝阳并非有光无热,漫天金色一路闪耀到目力不可及的远方,透着温柔和煦的暖。

一行人回去的时候已是早餐时间。除了少数夜猫子此时还在补觉,绝大多数人都围坐在长桌旁享受美味。国家队众人这一趟本就是来放松的,啥时候睡啥时候起也不会有人管。对于落花狼籍的到来,绝大多数人倒是表示并不意外。

这头逢山鬼泣见了百花缭乱还抱怨了几句他和沐雨橙风的突然“失踪”,害的他的工作量大了不少,几乎是一人包办。张佳乐只听了后半句话,还没等百花缭乱开口便凑过来好奇的问为什么不让别的账号卡进来打打下手帮个忙。登时他面前的两人脸上同时浮现出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百花缭乱指了指厨房内某处被碗厨遮掩住大半的焦黑痕迹,一脸沉痛的开口:“你知道这是怎么弄的吗?”

张佳乐摇头。

“熔岩烧瓶。”

“噗。”张佳乐心情复杂的看了一旁的王不留行一眼,回头却又注意到那一团黑色上方成溅射状分布的深紫色痕迹。“那这个呢?”

“……混乱之雨……”逢山鬼泣接口。

张佳乐看着自己眼前卖相尚可味道绝佳的早餐,突然体会到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心酸。

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又有几个人陆陆续续前来就餐。张佳乐回头看了看,自动忽略了自带文字泡背景的那谁和同行微笑着的那谁谁谁。视线落到了还打着哈欠的叶修身上。

“诶老叶,你这个项链哪儿来的啊,小周同款啊。”眼尖的方锐一眼注意到了叶修脖子上的子弹挂饰。

周泽楷无辜躺枪,他拿起自己的挂饰,分离了弹头和弹身,露出了里面的USB接口。

“哦原来队长戴的是个U盘啊,我还以为是接了哪个代言送的呢。”不等周泽楷发话,孙翔便截下了话头。都打完一整个世邀赛了,他还是改不掉叫周泽楷队长的习惯,大家也就都随他去了。

“这可不是什么U盘,这是我的账号卡对我的爱。”说话间,君莫笑和叶修都已落座。

其他人听了这话只当是君莫笑送的礼物,还有些不明真相的账号卡跟着调侃了几句,饭桌上的气氛又活络了起来。沐雨橙风忍不住又一叶之秋那里多看了几眼。一叶之秋起的比较早,此时正坐在叶修和孙翔中间的位置。听了叶修的回答他面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只有沐雨橙风知道,清晨一叶之秋和她一起通过几年前来时设下的传送阵回到了那棵古树旁。两人只是静静的在沉睡的人身旁坐下,像当年一样,握住他有些冰凉的手。除此之外两人什么也没做,但沐雨橙风觉得,这样就够了。

在众人的插科打诨之下好好的一顿饭也是拖了好久。最终石不转敲了敲桌子,提醒他们再不吃完今天的计划就要被打乱了。尽管张新杰并不是他唯一的主人,石不转和他在性格上却是如出一辙的严谨,虽然他并没有那么严格的作息就是了。但是看着他的脸,国家队一行人没由来的想起一度被张新杰十一点查房支配的恐惧,加快速度解决了自己眼前的食物。

“所以,下一站去哪儿?”木屋外,黄少天深吸一口晨间海岛清新的空气,兴致勃勃地问,“这空气,可比大眼儿那儿好多了。”

王杰希回他一个白眼。

“罪恶之城。”石不转开口,但他的下一句话却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让魔术师带我们去。”

这趟旅游所有人真是放飞自我了一点就着,石不转看着这句话出口后眼前一片兵荒马乱的景象忍不住掩嘴笑出了声。

“老石!你学坏了!你以前不会这么欺骗我的感情!”风城烟雨捂着心口一脸痛心疾首,索克萨尔跟着附和:“石不转转,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你怎么能这样,生灵咩咩你说是不是。”

“闭嘴索克萨萨,你怎么这么喜欢这个称呼啊。”生灵灭对于这个外号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我同意前半句,石不转转,你变了。”

石不转推推眼镜表示并不想理这两个突然戏精上身的人,反正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

后方欢闹中喻文州听见他们的对话忍不住也笑了出来——这称呼不就喻文州在三人小群里改的群名片嘛。他笑弯了眼朝肖时钦和张新杰的方向看,两人反应过来回了他一个心神领会的笑。

莫非这账号卡还真的和主人心意相通不成?喻文州这么想着。

最后索克萨尔召唤出传送用的死亡之门给千波湖的旅途画上了句点。众人各怀心事进入门内,千波湖畔似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真的是这样吗?

遮天蔽日的古树下,是一片空空荡荡。

TBC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