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咕咕水

白日安
每天都要说一百八十遍我是文手不是画手

【肖时钦生贺24h/16h】恰少年

我滴时钦生日快乐啊啊啊我觉得我还可以再给他写十年的生贺

久违的喻张肖友情向,原著时间线18岁的三人,ooc在我,祝食用愉快

---------------------

夏天总是炎热的。

这是一句废话。肖时钦心想。初夏的武汉就是一个大号锅炉,走在街头,似乎连树荫底下都成了盖上了盖的蒸笼。他看了看身旁在大太阳下东张西望的喻文州和张新杰,默默地又往蒸笼里走了几步。天知道他中午在训练室门口看到张新杰和喻文州时内心有多惊讶。以至于有些稀里糊涂的就被他们拽了出去,成了私人导游。

“我说,”在张新杰第四次驻足于小吃摊前时,肖时钦终于忍不住开口,“这大夏天的,你们来武汉探索美食?”

还是来户部巷这种地方。他在心里暗暗加了一句。张新杰捧着小吃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喻文州从张新杰手里戳了一块三鲜豆皮嚼得正欢,闻言也微笑着看着他。一双桃花眼里写满了“是呀是呀,所以快给我们推荐好吃的。”那眼神里有三分理直气壮七分狡诈,肖时钦哽了一下,心说这眼神功夫不去唱戏真可惜了。巷子里人头攒动,热气混合着摊主们的叫卖声升腾着,将人裹得密不透风。肖时钦松了松衬衫的领口。三个身材削瘦的少年混在喧闹的人群中,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终于,当张新杰第六次拉着喻文州停下脚步时,肖时钦扯着两人挤出了巷子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一刹那他觉得人生都明亮了。说实话,户部巷于武汉人,就好比外滩南京路于上海人,南锣鼓巷于北京人,都是外地人一把一把抓而本地人一年去不了几次的地方。通俗一点讲就是——“又贵人又多”。肖时钦脱离“苦海”,拉着两人穿过几条僻静的小路来到了雷霆后街的一家路边小店里坐下,扬手熟练地点了三份热干面,还贴心地帮喻文州这个纯南方人要了一份重辣。

这三人的关系不可谓不好。自从第二赛季决赛场上的战术讨论后,由喻文州牵头,建了一个小群。王杰希原本也在里面,但在第三赛季,也就是去年开始后,不知为何又退群了。平常他们三人在这里侃天说地。训练营的强度并不大,尽管是已经敲定即将出道的预备役,但留给他们放松的时间还有很多。有比赛时聊比赛,谈战术,没比赛时聊的便是一些有的没的的日常——当然,以美食为主。三个吃货一拍即合,话题从青岛的海鲜到武汉的八大名吃,深夜还有蓝雨食堂一个月不重样的菜式轰炸。唯一一次冷场还是在黄少天偶然看到喻文州的电脑屏幕嚷嚷着加群后,几人很给面子的安静了整整一星期。将未来的四期情谊发挥的是淋漓尽致。

“新杰你还挺能吃辣啊。”片刻之后,肖时钦拿筷子轻轻敲了敲身前的两个空碗。“无事不登雷霆殿,快快从实招来。”

“无事就不能来了吗。”张新杰摆好筷子,探身取了两张餐巾纸擦了擦嘴。一旁的喻文州在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后总算缓过来了。他喝下最后一口水,凑过来说:“我们想你了啊。”

“噫。”肖时钦夸张的打了个寒颤。“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们有什么阴谋。”

“当然有。”喻文州一脸神秘,从身旁张新杰的包里掏出了厚厚一沓——

旅游攻略。

空气安静了三秒。

张新杰从喻文州手中接过攻略,旁若无人的翻阅了起来。

在肖时钦还在内心惊叹“卧槽他哪儿拿出来的笔”的时候,张新杰的笔尖早已在“黄鹤楼”那三个字上画了个圈。

“虽然门票贵了点。”他推了推眼镜,说。“但来武汉,能去一趟黄鹤楼也算不虚此行。”

一个小时后,两个少年艰难地扒着栏杆往上走,陷入了深沉的思考。

我当时到底为什么要同意他们两个?

这是肖时钦。

张新杰......你这个计划就是在谋杀......

这是喻文州。

张新杰站在那里看了看台阶上两个一步三喘气的人,一手一个将两人拉了上来。

“新杰你体力逆天啊......这简直比爬长城还累。”喻文州搭着张新杰向远处眺望,隐约间还能看到长江大桥。

“你还爬过长城?”肖时钦问。

“目前还没。”喻文州回答着,转而趴上栏杆。高处的风呼啸着吹过耳畔,在此刻倒是显得极其畅快。“等我们以后正式出道了,去北京打比赛可以坑微草一下。”

正在训练的王杰希突然打了个喷嚏。

肖时钦站到了喻文州身旁俯瞰这座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城市。作为一个本地人,黄鹤楼这地方似乎就和户部巷一样,他好像还真的没好好的游览过。

“不过这风倒是吹的挺舒服的。”

“是啊。”

“快哉此风——诶我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这是不是哪篇古文里的来着。”

“我们几个辍学青年聊这个真的好吗。”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谁起头说起了文言文,他们苦思冥想也没想出这句耳熟的话出自哪儿。最后以张新杰掏出手机百度告终。

“《黄州快哉亭记》”他念出标题,“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

“好豁达的心境。”肖时钦感慨。

“你还听得懂啊。”风中,喻文州有些惬意的眯起眼睛,调笑了一句。“看不出来时钦还是一个隐藏学霸。”

“我才不信你听不懂呢。”肖时钦笑,“真希望我以后就算遇到变故也能有这样的心态啊。”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张新杰说。

三人一路呆到日薄西山方才踏着日光慢悠悠地晃下楼。他们在路口站定,张新杰倒是再没从包里掏出他的那本“旅游攻略”,他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

“接下来去孔明灯会吧。”

“孔明灯会?”肖时钦愣了一下,好像的确有这回事。队里的前辈之前还问过他要不要去,只是那时他盯着录像上百花缭乱的光影正出神,那位前辈见他专注的样子便也不再打扰他。

而现在,他被喻文州和张新杰一左一右拉着往活动地点赶,三人在大街小巷中穿行,熟练得让肖时钦有一种他俩才是本地人的错觉。夜幕早已降临,和白天巷子里的火热不同,丝丝凉意消弭了初夏闷热的暑气。灯会还没开始,现场有不少小活动。肖时钦忙活着手下孔明灯的结构搭建,神思却有些恍惚。今天真是玄幻的一天。他想。两位好友突然造访,不由分说将他从训练室拖出去玩了一天。虽然不得不说,和这两人在一起他是真的很开心,但……

他看了一眼身旁裁纸的喻文州和张新杰,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然而还没等他深入思考,就被喻文州拉去组装孔明灯了。三双为电竞而生的手似乎并不擅长于手工,连一向严谨可靠的张新杰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还……”肖时钦看着令人感到有些一言难尽的成品,“还不错?”

“勉强达到可以飞的程度。”张新杰跟着点评了一句。

“飞个一米应该还是可以的。”喻文州若有所思。

话音刚落,三个人终于忍不住笑成了一团。

“时钦你可是机械师啊,这手艺以后怎么修你们训练室的空调?”欢笑中,喻文州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这么说着。肖时钦感到好笑又有些奇怪,“我为什么要修空调?”

“修冰箱也可以。”张新杰插了一句。

“新杰,你变了。”

欢声笑语中孔明灯打出一波GG。

闹归闹,他们还是小心翼翼地将三人的劳动结晶转移到了正式的活动场地。人群聚集于此,周遭尽是喧闹景象,他们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没让那灯受到“二次伤害”。橘红色的火光开始跃动,三人各自抓住孔明灯的一角,感受着手中的重量一点一点变轻。“失误了,我们点火似乎早了一些。”张新杰环顾四周,空出一只手推了一下有些下滑的眼镜,说着。“时间还没到,但再不放的话,我觉得可能连一米都飞不到了。”

“可是还没许愿呢。”喻文州歪了歪头,松开手,“时钦,你来许。”

张新杰也跟着放手。肖时钦双手堪堪兜住孔明灯,有些手忙脚乱。“为什么交给我一个人来许啊。”他有些无奈地说着,闭上了眼。

“三——!”

此时灯火大会最后的倒计时终于响起,人群的欢呼声越来越热烈。

“二——!”

“我希望——”

“一!”

“生日快乐!!”

肖时钦被他们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得睁开眼。怀中灯火顺势脱手而出,迫不及待地冲破束缚,有些磕磕绊绊的向高空飞去。刹那间,万千金色灯火腾空而起,在他的眼中倒映出一片灿烂。世间万物仿佛都停滞了,只余一片迷蒙和眼前两位好友的笑颜。

“Surprise~”见肖时钦还有些恍惚,喻文州用胳臂轻轻捅了捅他,笑道,“不会看傻了吧。”

在这个瞬间,肖时钦终于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全部串联了起来。跃动的火光将三人的脸映得红红的,他的眼镜被染上了不规则的光晕,眼前的一切都有些看不真切。

“还真是蓄谋已久啊。”他说。

“是愿者上钩。”张新杰笑。

“新杰为了这惊喜可是一口气做了plan ABC三个备选啊,我都惊呆了。”,喻文州转头这么对肖时钦说着。他们并肩而立,目光追随着那一团橙黄“对了,你许了什么愿望?雷霆是冠军?”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肖时钦眨了眨眼。

有些简陋的孔明灯歪歪扭扭地飞着,它并没有被周遭的其他灯火淹没,反倒是越飞越高,承载着最诚挚的祝福和最虔诚的祈愿,以苍蓝天空为幕布,划下未来最绚烂的一抹光华。

“我希望——”

“我们是冠军。”

夜风中,那盏灯坚定的飞向远方。

后记:

喻:“居然能飞这么远,有点意外啊。”

张:“看来我们的手艺并不是那么差。”

喻:“说起来……下午好像有哪个谁,给我点了份重辣的热干面来着。”

肖:“我突然想起来队里前辈找我有事我就先走……卧槽新杰!新杰快奶我!”

END


评论(4)

热度(87)